【同人】魔禁——某脑洞的学园都市(19)

栏目:健康 来源:蓝鲸财经APP全频道 时间:2019-09-02

投稿信箱:【shougao@dmzj.com 】

投稿格式:XX同人或原创-标题-TAG-作者/动漫之家ID

请附带文档或TXT附件,如投稿格式不对不予通过

投稿通过后的文章会逐步发送上线

欢迎大家前来投稿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更新微博 @前任A小姐 来进行观看哦!

如果遇到特别对胃口的,会有编辑姐姐来邀请你一起出本子哟~



作者:充满魅力的萨满 

同伴

周二早上的太阳晃入镰池眼帘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昨天晚上,镰池躺在病床上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最终归结到一个行动——找到那位代号为E的B组同伴,问清楚他的情报来源。在Xaction里,各个组之间基本互不往来,只通过最高领导A的指示相互配合,所以小组内部的成员名单可以说是相当秘密的资料。羽田盗一是C组成员、代号L这种情报,他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

虽然镰池完全不担心情报的准确性——因为E这个家伙,搞来的情报基本等同于事实。过往的经验无数次地证明了这一点。

不过,经由情报来源顺藤摸瓜,兴许可以明白C组在羽田的这次行动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镰池衷心地希望这次的袭击是羽田本人的个人行动,跟Xaction毫无瓜葛。

尽管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还是从最坏的情况来考虑比较恰当。也就是说,把破音海燕也看成是C组的成员比较符合目前的状况。

那么,要怎么打破破音海燕的【空间撕裂】呢?将空间两边分割为永远无法接触的两端……简直跟天与地一样,无论则么想,都没有办法“穿”过那层障壁嘛。难道要趁其不备搞个偷袭?

镰池摇了摇头。这不是他的作风。

算啦,现在想了也白想。镰池揉了揉还没有完全清醒的眼睛,掀开了被子,走下床来,在窗边狠狠地伸了一个懒腰。

“呜呣——好咧!出院!呜哇!”

镰池一回头,发现同病房的当麻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坐在床沿,一脸纠结地看着自己,不禁吓出了声。

“……那个,阿上,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哈?你说什么呢镰池,上条先生现在可是病人啊,病人出现在病房里,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不,问题大了去了。镰池在心里默念。

“平常的你的话,应该是迫不及待地回宿舍去看茵蒂克丝了吧?”

当麻倒也不反对:“没错,然后现在应该一脑袋牙印。”

“那现在的阿上,是什么情况?”

当麻盯着镰池的眼睛,缓缓地站起来。

“因为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清楚,有些放不下——仅此而已。”

镰池看着当麻的笑容。那是一种莫名令人安心的笑容,就像冬天里最温暖的阳光,让人忍不住想把心里的每一寸角落都交给对方。

啊咧啊咧,要不是我这个表情看得多了,兴许也会不知所措、顾左右而言他的吧?镰池这么想着。

“阿上,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做出欺骗你的事情,但是我同样不想告诉你我收到的短信内容。所以,就当是为我着想,你不要再追问了,怎么样?”

当麻十分清楚镰池的为人,会说出这种话,意味着镰池已经十足地进退两难了。也许现在再稍微使用一些巧妙的谈话技术,就能够很轻易地击破镰池的防线,进而拿到关于那条短信的真实信息。但是——

上条当麻并不是会如此逼迫朋友的人。倒不如说,此刻的当麻,正因为自己无意识地把镰池推入这等窘境而倍感抱歉。

“呃,那个……镰池,你不说没关系的,我……我只是有些担心而已,就当是我多此一举好啦。你也知道的,我就是很容易瞎操心的嘛,哈哈哈哈……”

啊,是啊,瞎操心的烂好人。镰池无奈地笑了。

当麻收敛起笑容,转而用严肃的语气表明了自己的底线。

“但是,镰池,如果你遇到危险,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会掺和到这件事情里面去,不要试图阻止我。”

镰池畅快地表达了自己的感想:“嘛,十分感谢。”

“哦,对了对了。那个女孩逃走了哦?”

这个倒完全在意料之中。镰池一边换衣服,一边听着当麻的“汇报”。

“很原始的溜号手段呢,撕开床单,从窗户往外挂下去……这家医院的防守力量真是糟糕透顶。”

“毕竟这里是医院,又不是监狱,日常防守什么的交给扫地机器人就足够了啦。”

“可是现在的事实证明完全不够,不是么。不过……也许你也希望这样吧。”

“我可没这么说过啊阿上。”

“你那一脸‘啊她果然成功逃走了啊太好啦’的表情已经出卖你了啊镰池。”

“我的表情才没有这么丰富吧。”

“有啊有啊,基本上跟学园都市的超能力种类一样丰富了。”

“你什么时候跟佐天学了眼瞳读心术啊?”

“哎?佐天同学有那种能力么?”

“是啊,你不知道么?level5的【心理掌握】。”

“……少来。那不是那个,哎,那个谁的技能来着?哎……”

镰池和当麻就这么愉快地互相揶揄着,走出了病房。白天的医院人也并不多,走廊上弥漫着一股医院特有的安静。

黑子的病房房门大开,坐着轮椅的伤员正试图离开房间。

“哟,白井同学。”

“镰池学长,上条学长。”黑子礼貌地打着招呼。

“你怎么样?”

“还好哦镰池学长。其实不用轮椅完全没有关系,今天中午就可以去风纪委员一七七支部报到了。只是姐姐大人太关心我了~~~~非要让黑子坐着轮椅~~~~呃呼!”

美琴往金属轮椅上通了一发电流,挡住了黑子没完没了的火热发言,然后从轮椅的后面探出身子:“你们可真能睡啊。”

当麻不好意思地搔着后脑勺:“其他人呢?”

“铃学姐他们一大早就走了。想必接下来会很辛苦吧。初春和佐天去办相关手续了。”

“那么,我也应该抓紧才行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之后还要送三木君回去……”镰池这么嘟囔着,向美琴和黑子招了招手,快步走向走廊的另一侧。

那边是办理手续的柜台,初春和佐天正站在那边填着什么东西。

“喂……你的身体没事了吗?”美琴一边出声招呼当麻,一边把头拧向镰池的方向。

“哦,托医生的福,完全没问题了哦。”

“是、是嘛。那……”

正在此时,黑子忽然操动着轮椅向外走去。

“姐姐大人~赶紧回去跟舍监大人认错道歉啦,不然可是会死的很惨的!”

“啊啊啊,没错没错!”美琴慌乱地跟了上去。“先走了!”

“哦!”当麻也挥手告别,随即向着镰池的背影往前走。忽然,他想到了一件对自己来说了不得的事情。

惨了……今天上午没去上课忘了请假,会被小萌老师留下补习的……如果因为抓紧时间赶去学校,只能在下午回宿舍向茵蒂克丝报道,会被施以四倍惩罚的……不幸啊……

冬天特有的温暖阳光洒在街道上,暖和着每一个人的身心。所有在街上走过的人们,或脚步匆匆,或散漫自由,却都散发着一股美好的味道,仿佛雨后光照下的七色彩虹。没有人注意到这两天发生在学园都市里的诡异战斗,而对一些诸如商业大楼突然断电、地下车库发生塌方、诡异绿光带来超级爆炸之类有所风闻的人们,也不忍心破坏这种安宁的氛围,进而选择了沉默不言。

这算是冷酷无情,还是察言观色?

总之,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不断来来往往,走过一个不起眼的巷子口。

幽深狭窄的巷子里,锦织舞背靠着阴冷的墙壁,抬头仰望着细如线条的天空。

她讨厌人们的这种表情。

她讨厌一无所知的人们,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幸福的表情。

这会让她想起锦织佑大那没有人记住的牺牲。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她甚至会开始同情为了保护这座城市,而与自己拼死战斗过的白井黑子和镰池和马。

这座城市果然糟透了。从医院出来,仅仅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锦织舞再一次确认了这一点。

但是,现在的问题远比理想来得现实。宿舍肯定是回不去了,身上也没有带什么现金,如果使用银行卡,没有什么黑客能力的自己恐怕只会暴露行踪。

要去联络点找羽田或八神吗?

……算了吧。反正羽田的最终计划也失败了,那家伙多半也已经被抓了吧。此刻跑去联络点等待同伴,根本就是自投罗网。

琢磨来琢磨去,锦织并没有找到什么好办法解决目前的现实问题。良久,她叹了一口气,像个在金融大潮中突然失去工作的中年大叔一般,颓然地站直身子,活动了一下骨骼,随即走向巷子口。

那家医院里的医生似乎十分出色,尽管现在自己身上到处缠着绷带,但是已经感觉不到明显的疼痛,能力的使用似乎也没有任何问题。

“……总之,到处转转吧。”

锦织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第七学区大白天的街上闲逛着。

自从锦织佑大去世之后,她并没有好好看过街上的风景,总觉得每个人的脸上写满了无知与自傲。那样的表情让她心生厌恶,久而久之,走在路上的她变得不再关心周围的事物,心灵的障壁把一切都自动回绝了。

不过今天倒是个例外。

虽然没有失去毁灭城市的目标,但是没有了可行的手段,就连像样的方向也没有。更现实的吃住问题也在困扰着她——早早退学的她,在学园都市里也没有什么可以依赖的朋友。或者说,她唯一能放心依靠的对象已经不在了。

既然没有目的,脑子里也毫无想法,自然会不自觉地把眼光落在周围的人们身上。锦织就这样,空洞的眼神从每一个经过的人脸上划过,机械地挪动着自己的脚步。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锦织忽然发觉,经过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已经走到了一个奇怪区域的腹地。街道上稀乱地扔着一些瓶瓶罐罐,周围的房子也显得毫无光彩。

锦织反而觉得这才是学园都市应有的样子,所以倒是非常愉快地继续着自己的步伐。忽然从一个拐角处,传来了一个小女孩充满天真的声音。

“哦~~大哥哥们要带我去玩?”

声音十分得好听——或者说,就像最古老的山泉滴落在沉淀万年的光滑岩石上发出的清脆声响。

锦织忍不住停住了脚步,探头向那一侧望去。

“怎、怎么办?!超可爱啊喂!”刻意压低的音调,似乎是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咳咳!”装模作样的咳嗽声,应该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吧?

“对对!陪大哥哥们去好好玩一天怎么样?你真的很可爱吔!”

锦织皱起了眉头。她本能地觉得这种事情跟自己似乎没什么关系,不由得顿住了自己的脚步,犹豫了一下,转而向来时的路折返回去。

“哦~~好~~和大哥哥们一起玩~~~”

……这是哪里来的天真大小姐啊混蛋!锦织觉得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人闷了一拳。

忽然,她想起了镰池跟自己说过的,佑哥曾经说过的话——

我们的目标不是毁灭这个城市,而是摧毁这个城市的黑暗,保护这个城市的希望。

有这样天真可爱声音的女孩子,无论是谁都无法把她归类到学园都市的黑暗里面去。虽然还是有些迟疑,但是锦织总算抑制住了自己离开的念头。

“哦对了!没错没错!只要跟大哥哥们一起玩,保证是难忘的一天哦!嘿嘿嘿!”

这个声音好恶心!绝对属于城市的黑暗没错!锦织攥着拳头走过去。

虽然自己是以摧毁整个城市为目标,但是一点一点来做似乎也不错。这次就从摧毁这几个小混混这里开始好了。

终于转过路口的直角拐角,锦织看到了可爱声音的主人。

那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小女孩,顶着一头蓬松的粉色天然波浪长发,一张犹如瓷娃娃一般精致而天真的面容,同样是粉色的瞳孔里扑闪着光芒。她的怀里,还抱着一只同样可爱的小熊玩偶,背上斜背着一只小小的书包,看起来似乎还是个小学生的样子。

只是两眼相交的一刹那,锦织就几乎确定,如果有人跟她说这个小女孩是这座城市,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凡间天使,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相信的。

相对来说,围着这位凡间天使搓着手露出邪恶笑容的混蛋们,简直可以拖出去下地狱六百个来回。

但是锦织现在没空理会周围那些不怀好意的男孩子们。她此刻已经被那个小女孩所吸引,莫名地惊诧当场,一脸地不可思议。

“这是谁啊……哟,大哥,又来了个美女哦!”

“啊?哈,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吗哈哈哈哈!怎么样啊女孩,要跟我们一起去玩吗?”

说话的“大哥”,一头遭乱的金发,发梢处还被染成了橘红色。锦织无意识之间瞅了一眼,没来由地从心里升腾起一股厌恶感。

于是作为对方问题的回答,她笔直地抬起右手,伸出大拇指和食指,做了个手枪射击的动作,瞄准了对方。

那个“大哥”显然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

“哇哈哈哈!你们看那是什么,手枪吗?哈哈哈……来啊来啊,开枪啊!像‘砰’地一声开枪呀!哈哈哈,怎么,傻啦?来,让我教你喊,这样,‘砰’……”

话音未落,仿佛是为了配合自己的口技,“大哥”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身子向后飞了出去,嗵地一声撞上了背后的墙壁,紧接着扑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呜咽不已。

就像真的中弹了一样。

锦织无聊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大哥”,右手的食指瞄准了旁边几乎被吓傻了的另一个家伙。于是几秒钟之后,之前还在哈哈大笑以为自己中奖了的混混集团,每人各吃了锦织一发实打实的空气枪弹,全部滚倒在地,疼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哀嚎和道歉声。

“哦~~大姐姐,为什么要打他们呢?”

“呃!为什么……我说小妹妹你啊到底明不明白,他们都是坏蛋啊。”

虽然我自己也打算当一个坏蛋,成为这个城市永远的敌人。锦织想着。

“可是,他们要带寒绯去玩~~”

……这样的理解能力居然能在这个黑暗城市活到现在真是奇迹。锦织觉得跟这个小女孩解释实在是太费劲了,干脆伸出手。

“喏,姐姐带你离开这里。总之记住了,像刚才那样找你搭讪的全部都是坏蛋,明白了?”

“哦~那,大姐姐是个好人~”

很可惜我不是。锦织心里想着,当然没有说出口。

“你说你叫寒绯?”

“是~我叫寒绯樱~寒绯樱的寒绯,寒绯樱的樱~~大姐姐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锦织舞。”

“哦~舞姐姐~~~”

锦织觉得自己的心抽动了一下。这是……开心么?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真是不可思议。

锦织与寒绯慢慢地走在街上。时间已经来到正午,对现在身上单薄的锦织来说,此刻热烈的阳光简直就是不可多得的天赐。

当然,她觉得,更大的天赐,就是她身边的那个小女孩。

“你……不用上学吗?”

“哦~上学?今天不用哦。因为,寒绯请假了~~”

“请假?你身体不舒服吗?”

话刚一说出口,锦织自己都愣了一下。没来由地替一个陌生小女孩担心这个,就连她本人都没想到会这么做。

“不是哦~因为我想到街上走走,所以就,请假啦。”

锦织默然无语。这么随性的人还是第一次遇到呢。

两人逐渐走进闹市区,周围的人也多了起来。

好吧,到这里总没什么问题了。锦织这么想着。虽然周围的脸孔看起来就让人火大,但是起码不会出现刚才那样的混蛋吧。

那就在这里道别好了,虽然有一些舍不得……但是让她跟着自己更不对,无论是对她来说,还是对自己来说。

“寒绯,姐姐就陪你到这里,接下来你自己回宿舍好吗?”

许久没有使用过的温柔语气,生疏的感觉令锦织颇不自在。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她装作在眺望街道口,躲开了寒绯天真的眼神。

“舞姐姐,不和我一起玩吗?”

“不、不了。我接下来有很多事情要做。”

“哦~遗憾。”寒绯简洁明了地表达了自己的感情,语调也随之失落起来,眉毛自然地垂了下去。

锦织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猛地一惊,再一次迅速地转开了脑袋。

……不行不行。这种无辜的表情根本就是天使……不能看,坚决不能看,这会动摇我的决心的!

更何况,既然决定了要当这个城市永远的敌人,就坚决不能让她跟在自己身边,一时一刻都不行。

这也是为了她好——

锦织努力说服了自己。

“虽、虽然是有点遗憾……再见了,寒绯。”

“哦~舞姐姐再见~~”

锦织竭力跨出了一步,忽然,从身上某个地方传来了一声不合时宜的声响。

咕——

锦织脸上渗出了汗,左手缓缓地摸向自己的腹部。战斗的时候,明明面对骨折的痛楚、死亡的恐惧,自己都可以面无表情地坦然接受,现在却对着一个小女孩惊慌失措,锦织自己都有些搞不清原因了。

混蛋,偏偏在这种时候……

她总算想起来,从昨晚到现在,自己什么都还没吃。

“哦~~~舞姐姐饿了~~”不知道为什么,寒绯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没有的事——”话音未落,锦织的肚子再一次发出了抗议声。

“唔!”这下再隐瞒似乎也没什么意义,锦织感觉自己的脸红了一点,不由得加紧脚步,打算赶紧躲开。不料刚迈开步子,就感受到一股来自后方的力量,在轻轻地拉着自己的裤腿。

锦织只好回过头,同寒绯充满期待的眼神打了个照面。

“舞姐姐,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可是我没钱。”锦织老老实实地说明了自己的状况。没钱不能吃饭,这点道理这个天真的小天使总应该懂的吧?

“唔……”只见寒绯低头在小书包里翻找了一会儿,紧接着举出一张卡,露出了一脸阳光般地笑容。“钱的话,我有哦~~”

锦织:“……”

最终,现实的要求战胜了理智,锦织带着寒绯,走向旁边一栋看起来很高级的商场大楼。

那种地方的话,应该是有ATM机的吧?

“哦~和舞姐姐一起吃饭~~”一路上,寒绯就像兴奋的小兔子,在锦织身边蹦来蹦去。锦织只能略显无奈地看着这个小天使。

忽然,她有些理解白井黑子和镰池和马的行为了。

尽管只有一点点,但是……

确实,如果学园都市的每个角落都是这样的话,那倒也不坏。

……可恶,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怎么能因为一时的安逸而动摇了自己的决心呢!这不就和混蛋一样了吗?!不行不行,绝对不行!锦织奋力地摇了摇头,驱散脑袋里莫名其妙的暧昧态度,收拢心神,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

“哦~ATM机,发现~~~”寒绯一路小跳着,走向商场一楼一角的一台机器,随即把手里的卡递给锦织。

“嗯?”锦织不明所以。

“舞姐姐,帮我,取钱~~~”

“呃不,这个,自己取啦。”

“可是,我够不到。”

锦织看了一眼机器,发现确实如寒绯所说——她的身材太娇小了,顶多只有130公分的样子,就算能够到机器的卡槽,也没有办法看清屏幕。

无奈之下,她伸手接过寒绯递过来的卡,开始在屏幕上操作起来。

哦,密码吗……这个的话,还是她自己来输入比较好吧?

于是,锦织转过身:“那个……密码……”

寒绯毫不犹豫:“哦~密码,030103~~~”

锦织:“……寒绯,你到底是怎么在这个城市里生存下来的啊?”

“哦?”寒绯没有理解锦织话里的意思,不由得歪了歪脑袋,表达了自己的疑问。

唉。锦织没有再说什么,转而继续操作机器,紧接着被一个骇人的数字吓了一大跳。

屏幕里显示的余额,是一个超长的数字,怎么看都不会小于十位数。这让锦织目瞪口呆。

……这个女孩,还是个有钱的天使啊。

寒绯注意到了锦织的面部表情,却没有正确解读出那个表情的含义。

“哦?没钱了吗?”

“不不不不……话说你怎么会觉得自己没钱了啊……这个余额怎么看,都应该和‘没钱’毫无瓜葛才对。”

“是吗?”听了锦织的解释,寒绯又笑了起来。“那么,我们去吃饭吧~~~今天我要吃,拉面~~~~”

是啊,冬天吃一碗热腾腾的拉面——真是个天使般的建议呢。锦织的嘴角也忍不住稍微扬起来一点。

自从佑哥离开之后,从来没有感受到的温暖,正在快速铺满锦织的心房。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