蹿条鱼 朗读:宗克鸣 作者:白米 改编:杨张悦 【学上海话】

栏目:健康 来源:海峡网 时间:2019-08-24

【学上海话】蹿条鱼

作者:白米

改编:杨张悦

朗读:宗克鸣

吃鱼可以强身,健康顶要紧。有鱼假使有毒,还是快点离开。鱼是我最偏爱的食物,吃勿厌。但搿两日有传闻讲,某大都市里的超市活鱼侪下架勿卖了,有眼吃惊。啥事体,讲当地质监部门检出了搿鱼身体里向有啥叫孔雀石绿的残留物,是有毒害的。葛末哪能搞头经的呢?原来搿些淡水活鱼侪是从南方长途贩运过来的,经销商为了确保鱼过百里千里之后仍旧活蹦乱跳,能卖出好价钿,就做手脚加了搿个化学物事音:末事),老百姓是蒙勒鼓里勿晓得的,就迭能介吃毒药了。

想想也痛心。老百姓追求吃活货,总认为活鱼来得鲜。商家迎合市场,追求高利润,就冒起险来,勿顾道义勿计后果了。

我对吃鱼还是有心得的,海鲜河鲜一样,活鱼死鱼侪吃,勿是讲究鱼的名贵,主要看伊的新鲜程度,当然最要紧是伊呒没受到污染。其实营养学家就讲过,刚死还呒没僵硬的鱼是最鲜,因为伊体内有种蛋白酶分解会提高伊的鲜度。噶咾,老音:举)的买客会守勒拉买撑脚虾、刚刚翻白眼的草鱼花鲢咾啥,价钿要跌脱一半。侬看,海鱼一般出水就死,噶咾渔民要加老老多冰块,或者直接冷冻,再运到城里,一直是新鲜的。要勿新鲜了,行话就叫“脱冰”。当然,死甲鱼死黄鳝死河蟹咾啥是万万勿好吃的,因为伊拉体内的高蛋白,一死就化成水是有毒的。

要讲到现在冬令辰光,最鲜的反倒是鳑鲏玉稚蹿条鱼了,伊拉的体小侪勒小沟小浜里,免得拨大鱼吃脱。从冬到春,是伊拉长肉长身体的辰光,活动量变小,噶咾肥了也大点了。因为伊拉的体小,噶咾出水就会死,热天式气温高,一死就容易变质,吃勿得,现在冬天吃起来就是鲜。

小区后门对面的菜场里,有对夫妻专门卖自家捉的鱼咾虾咾蟹咾,我是三日两头光顾。今朝正好有蹿条鱼,还蛮大的,有得一两多一条,蛮称我心,就买了十几条。

今朝夜饭就是红烧蹿条鱼,煎得稍微老眼,音:'jiang)眼切细咸白菜,淋眼生抽,加眼砂糖,勿要忒鲜噢!上礼拜就吃过一趟,今朝还要吃。(20190109)

作者简介

作者白米老师简介

七序翁,上海松江人。在市区生活已一甲子,工作四十年。赋闲在家,关注沪语方言,也写写乡土文字,以留住昔日记忆,提起年青人之兴趣。

△白米老师

朗读者简介

宗克鸣老师简介:在马桥公社插队期间,曾有在马桥公社广播站、马桥公社大治河工地广播站、上海县龙华庙会展销会等地有短暂的沪语播音经历;回沪后,曾在上海第一锁厂任普通话播音员。


宗克鸣老师




【学上海话】上海话个几个特征 作者:李大伟 改编:杨张悦、张林龙 朗读:宗克鸣 学上海话 2019-01-10 

【学上海话】伊个年代我伲个零食 作者:羊 郎 改编:杨张悦、张林龙 朗读:宗克鸣 学上海话 2019-01-15

【学上海话】五十步笑百步  作者:陈坚 改编:杨张悦  朗读:高佩明  2017-11-18

【学上海话】上海人个“讲究”作者:羊郎改编:杨张悦朗读:牛美华(“学上海话”微信公众号平台沪语示范员)2018-04-18



扫描二维码

关注更多精彩

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杨张悦(上海海事大学)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