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源人儿时玩过的游戏——“摔元宝”

栏目:财经 来源:中网报讯 时间:2019-05-14

来源:郝妙海 编辑:程程 投稿:18234129765

 “摔元宝”,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和小伙伴们最喜欢的几个游戏之一。我们玩的“元宝”,全部用纸烟盒折成。将一个纸烟盒(那时全是软包装,没有现在那种硬纸盒)拆开来,抚平,折上五折,叠成一个一体的等腰直角三角形,就成了我们口中所说的“元宝”。现在想想,解放初的农村,除了用纸烟盒外,真没有比它更合适可用的纸张了。记忆中,那时除烟盒外,我们能接触到的纸制品,怕就只有书本和抄本了。但上学用的书和本,是绝对不敢撕下来玩的。


        

摔元宝,一般由两个孩子来玩。先以猜更起,即“石头、剪刀、布”决出顺序,然后输掉的孩子取一张元宝平放到地上。另一个孩子也取一张元宝,拇指在前,其余四指在后,捏在右掌中。随后使劲摔向地上元宝的近旁。若地上的元宝被搧起的风掀得翻了过来,则这张元宝被摔者赢走。然后互换角色,由输掉的那个孩子来摔。若前面那张未被掀翻,则摔下去的后一张元宝保持落地时的原状不能动,由前一个孩子来摔。这个游戏玩起来特简单,无非就是你摔过来,我摔过去。但由于带点输赢,又须在动手的同时还得动动脑子,故孩子们玩起来兴趣特高。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寻觅一个纸烟盒也非一件易事。若家中大人舍得花毛数八分钱买一盒最便宜的“顺风烟”来抽,还好一些。若家中大人只抽旱烟,那就惨了。如若靠向外人讨要,或街头去拣,那纯粹就是可遇不可求了。所以,那时候的孩子们,手中的元宝大都有限,一旦输光了,就得眼馋手痒,看人家摔了。


         

摔元宝,一凭运气,二凭手气。运气,主要是指另一个孩子摔在地上的元宝,有一个角,特别是那个直角,由于地不平而向上翘起,这样,摔翻的机率便大多了。手气,则是指技巧了。为了能窝住风且万一摔不翻对方的时,自己的元宝爬在地上更稳一些,我们会将元宝的三条边都向同一侧稍折一下。摔时,一要瞅准位置,二要掌握好角度……小时候,我也算个摔元宝的高手。到1960年考上初中时,家里还积攒了一大摞元宝。曾经,我将其中一些崭新的,比较少见的拆开来,夹在一个本本里保存了好多年,后来上了高中,才全扔了。现在想起来,也怪可惜的。


        

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孩子们又曾时兴过一阵摔元宝。不过,这时孩子们手中可资利用的纸张已逐渐多了起来,他们手中的元宝,已成了红红绿绿的正方形,而玩法却与我们小时候一模一样。由于盒装纸烟传入中国的时间并不太长,它在农村的普及,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因而,摔元宝的游戏,流行的时间应该也不会太久。而让我至今也弄不明白的是,明明是三角形或方形的折纸,怎么当初就叫下个“元宝”呢?

2018年12月24日

往期回顾:

郝妙海:古太原县境内的“歇话”

晋源拾忆 | 冬闲时的“园田化”(晋源多村图)

形容人的晋源小店话:鬼眉溜眼、毬眉憷眼、光眉俊眼、土眉兴眼……

郝妙海:晋源拾忆 | 夯月饼

郝妙海:晋源一带的事筵上宴席的演变

郝妙海:晋源、小店一带的民间禁忌

郝妙海:晋源人儿时游戏——丢手绢

郝妙海:晋源后生都玩过的“弹蛋蛋”

郝妙海:晋源后生们,你们可还记得“摔元宝”?

郝妙海:晋源人都玩过 “掏窑窑,饿杀腰”(图)

郝妙海:晋源人儿时都玩过的“影(yi)虎儿”

郝妙海: “拉锯、扯据”,温暖的儿时回忆

郝妙海:编席记忆

郝妙海:那年十五的一对冰灯

郝妙海:正月里挂花灯

郝妙海:晋源史话一条龙舞红了一个村

郝妙海:属于晋源人记忆中的那些年味儿!

郝妙海:春节习俗——晋源人的“压岁钱”

郝妙海:晋源大年初一“烧懒香”

晋 | 源 | 史 | 话 

一座城池 一段历史  一种情怀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