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书评】搞笑文丨小说太逗了,女主真是机智伶俐狗腿子的一逼

栏目:财经 来源:东方健康网 时间:2019-04-23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这本 也是大大卷看过的

男女主都是为太监

女主极为狗腿!

——大大卷



伪太监文



《督主,好巧


作者:七杯酒

推荐指数:★★★★


 文案:


四宝被爹娘顶替弟弟当成了太监送进宫里,从此开启了在宫里混饭吃的辛酸历程。

本想混吃等死,她却因为下的一手好棋被东厂督主青眼,一不留神就抱住了这条最粗的大腿。

没想到抱大腿抱的太成功,这个秘密被金大腿发现了,他于是轻巧把她按在身下。

四宝:“我交代我坦白,其实我是个假太监,不要杀我啊!!!QAQ”

督主将她牢牢锢在身下,微微一笑:“好巧。”

男主版文案:督主觉着最开心的事就是家有四宝

督主觉着最不开心的事儿就是有人惦记他家四宝

督主还觉得,敢欺她辱她伤她的人,都该去死


原创地址: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321404

推荐理由


女主是魂穿来的,从小被父母舍弃顶替自己的双胞胎弟弟进宫做了假太监,女主女扮男装一路在宫廷里的勾心斗角下苟延残喘,凭借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也算是过的游刃有余,有滋有味。女主的愿景是在宫里找根大腿抱一抱,期望有朝一日有机会遇到外放,出宫过上平凡小姑娘的平凡生活。


男主是东厂厂公,当然是假太监。男主权势滔天,运筹帷幄,女主机缘巧合跟男主有了交集,男主最先动心,说实话我不太明白这种权势滔天的男主人设是怎么喜欢上一个有点儿傻白甜的女主类型的?当然甜文嘛本身是不需要考虑这些逻辑的。


这本书的亮点在于男发现自己喜欢上太监之后反复给自己做心里建设,比如偷看龙阳春宫图啊,脑补和女各种不可描述的画面啦,最后男得知女是女儿身之后欣喜若狂,还故意不戳穿女,每次撩拨的对方面红耳赤。


这本书基本上是一路甜甜甜,中途虽然经历了几分波折,在我看来都是小菜一碟。


书评摘自网友:兔晓零



滑动一下,即可试读:

     

     

第1章

  “干爹,您轻点,轻点,我这才挨过板子呢...”
  
  四宝埋头伏在榻上,一手捂着腰背,疼的呲牙咧嘴。
  
  她干爹冯青松是内官监的监工,也算是宫里的一小小管事,她刚进宫的时候日子过的苦兮兮的,得亏抱上这么一条不算太粗的大腿才能安安生生待到现在。 
  
  冯青松三旬上下,生的也算英挺端正,闻言粉儿冷酷地打击道:“该,谁让你随随便便勾搭十三皇子,还正好让和嫔娘娘看见了,你这不作死呢!”
  
  他嘴上说的难听,还是转过身翻箱倒柜,把最好的创药取了出来。
  
  四宝冤枉死了:“我哪有啊,是十三皇子硬拉着我说话,我本来还想走来着。
  
  说来和嫔也是前世不修,养在膝下的儿子十三皇子年不过十四,却是个顶好色无德的,把身边相貌略好些的宫女摸了个遍,姑娘玩腻了又开始惦记上太监了,四宝也是倒霉,正撞在他眼皮子底下,调笑的时候又被和嫔撞见了,怎一个惨字了得! 
  
  冯青松看着自家干儿子水灵灵的标致模样,连连叹气:“瞧你这嫩的能掐出水来的样子,一个小太监倒比宫里大半娘娘还娇嫩,人家不打你打谁?”
  
  要是他是和嫔他也搓火,那些刚进宫的妃嫔宫女也就罢了,一个小太监都比自己鲜嫩水润,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四宝哼哼两声,硬是挤出个白眼:“爹妈生的好呗,这也怪我?” 
  
  冯青松没好气地在她肩膀上扇了一掌,伸手要拉扯她腰带:“快别贫了,先给你把药上好,上完药你还得去西华门那儿受罚呢!”
  
  一般宫女妃嫔犯了错都去浣衣局洗衣裳,而太监犯了事儿,就发配到偏门去看大门,也悲催得很。
  
  四宝忙忙地捂住自己腰带:“别别别,您去忙您的去吧,上药走自个儿来就行了!”
  
  冯青松鄙视:“瞎矫情什么,你小子能看见你自个儿的屁.股!” 
  
  四宝坚定道:“能!”
  
  冯青松给她噎得一仰头,打起帘子走了,四宝颤巍巍地往后伸手抹药,感觉自己好像在搞不可描述的羞耻PLAY!QAQ 
  
  她正羞耻的时候,忽觉得胸前松了松,悄悄看一眼外间,见没人再,这才脱了外裳和中衣,站在穿衣镜前把裹胸布重新缠了好几圈。
  
  是的她是个假太监,作为一个没J.J的假太监,她很哀伤。这身子现在没发育起来,目测连A都没有,但是过两年可就难说了,就怕长的连裹胸布都缠不住,所以她现在每天祈祷自己是个平胸是个平胸是个平胸...
  
  想到自己成了不想拥有36D的妹子,四宝又觉得一阵悲桑。
  
  外面冯青松喊了一嗓子:“四宝啊!好了没!”
  
  四宝匆匆忙忙套上外衣,高应了声:“好了!”
  
  冯青松进来准备领她去西华门,同时老母鸡似的叮嘱道:“看门这活儿说来也不重,你做事儿得有点眼色,手脚要勤快利落,你暂且安心干几天,等回头我找个机会,想法子把你从那边调回来。”
  
  四宝拍胸脯应道:“您就放心吧,我这眼力价您还不知道。”
  
  冯青松看着她的傻样就发愁,他就一个干儿子啊,以后还指望她养老送终呢!
  
  两人说说走走就到了西华门,他悄咪咪地塞了几两银子给她,守门的除了有侍卫还有太监监工,冯青松也没顾得上跟她多叮嘱几句,就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领了进去。
  
  西华门显然有正事要吩咐,各个严阵以待的,也没谁顾得上搭理她,监官站在上头吩咐:“...今儿个厂公办事儿回来,要从咱们西华门进宫,你们都给我把心提着,要是哪个出了岔子,我就把你们的头给拧下来,都听到了没有!”
  
  四宝也跟着听了几耳朵,厂公陆缜她虽没有见过,不过听也是听说过的,东厂督主兼司礼监掌印,同外朝元辅,权倾天下,能以内宦之身混到这个地步,是个怎样的了得人物便可想而知。
  
  不过他一般要走也是走东华门,怎么如今要走西华门了?
  
  四宝还没来得及多想想这位传奇人物,监官就已经遣散了众人,让他们各干各的去了,他这才把目光转向四宝,眼神黏黏糊糊的让人很不舒服,她还没来得及犯恶心,监官就已经招了招手,语调阴柔:“你就是四宝?过来让我瞧瞧。”
  
  这监管姓赵名玉,约莫二十三四,相貌也称得上俊俏,就是俊俏的很是阴柔,看人也带了一股不阴不阳的味道,四宝离近了才瞧清他相貌,心里更膈应起来。
  
  他又‘哎呦’了一声,伸手捏了捏四宝的脸,她是天生的好肌肤,稍稍一碰就是一道红印,他捏的又用力,四宝脸颊顿时红了一片。
  
  他舔了舔嘴唇,眼底莫名兴奋起来,伸手又捏一把:“啧,这皮子莫不是水做的?难怪冯青松那老东西要收你当干儿子,你不如舍了他来给我做儿子,怎么样?”
  
  四宝给恶心的不行,往后退了几步才做出个笑模样,虚虚道:“难为您抬举我,只是我这样蠢笨的,哪能入您的眼?你是要做大事儿的,就怕我耽误了您的正事。”
  
  太监的性子大都古怪,四宝话说的再漂亮,他只听着一句不对脸色便沉了下来:“既然蠢笨,那下午到我房里来,让我好好调理调理你,太蠢可当不了差。”
  
  四宝现在确定自己是遇见职场X骚扰了,她脑筋转的飞快,脸上笑意不减:“怎好耽误您的时间?”
  
  她装模作样地堆出满脸感激:“您肯伸手调理我,我当然感激不尽的。只是下午还有正事儿,总不好为了我耽误大事,若是在督主跟前落下不是,那可真是我的罪过了。”
  
  四宝面上好看,话说的更好听,他赵玉也挑不出错儿来。 
  
  “倒也是。”他面色越发沉了,黏糊糊的目光在她脸上驻留片刻:“既然你有这份心,那下午督主回城,你也来帮着开城门吧。”
  
  虽有和嫔要把人处置妥当的吩咐,但他见着小子生的水秀,本来想留下来多玩几日的,既然他不识抬举,那还是趁早收拾停当为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四宝心里把监官绑起来用皮鞭狂抽了几百下,面上还得怂怂地诺诺应是。
  
  守皇城门的活儿其实不算重,但她一下午都踮脚提着小心,生怕着了人算计,好容易熬到了督主回城的时间,她已经没力气瞻仰这位传奇人物了,按部就班地跟着众人吭哧吭哧打开东华门,老远就见一行人马整齐地往进走着。
  
  最近天气冷,天上还飘了几颗雪粒子,为首的那人戴着防雪的斗笠,玉青色的大氅被风雪扬起一角,握住缰绳的手比细瓷更白净细致三分。
  
  人虽还没到近前,那气势就排山倒海一般迎面而来,想必就是东厂督主了了。
  
  四宝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晃,从身后被人重重地搡了一把,眼看着整个人就要横躺在西华门的宫道上,多亏她一直提着小心,忙用手重重一撑,人这才没倒地不起。
  
  不过这一下也摔得够呛,她手腕都差点给摔废了,发出一声急促的痛呼“啊——”,不过也只是轻轻一声,她急忙捂住了嘴,把呼痛硬是咽回肚子里,在心里颤巍巍提醒自己——猥琐发育,别浪啊!!
  
  转眼东厂的一行人已经卷着雪粒子进了西华门,她那一声虽咽回去的及时,但在这只能听见马蹄哒哒扣响的地方还是格外明显。
  
  督主似是被这场景惊动,微侧了侧头。 
  
  她通身狼狈就落入他眼里,透过笠幔看这小太监白白净净,竟有些像小姑娘,模样格外出众。他顺着眼往下一瞧,就见她手腕处已然红肿了一片,在堆雪样儿的手臂上格外刺眼。
  
  说来话长,但也不过是一瞬的功夫,他调开视线,声调不高不低:“可怜见儿的,赏。”




欢迎大粉条们疯狂投稿哦~


哈,来呀~ 快来撩啊~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